首页 >> 交通事故 >>交通事故 >> 车辆代驾人符合义务帮工性质,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存在重大过失,车辆所有人和代驾人应对受害人的损害承担连带责任
详细内容

车辆代驾人符合义务帮工性质,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存在重大过失,车辆所有人和代驾人应对受害人的损害承担连带责任

车辆代驾人符合义务帮工性质,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存在重大过失,车辆所有人和代驾人应对受害人的损害承担连带责任

————王孝恕、孙学宽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案例要旨

  车辆所有人与代驾人之间是朋友关系,代驾人的无偿帮助行为符合义务帮工性质。车辆所有人享有车辆运行利益,无偿代驾人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应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且其肇事后逃逸,应认定存在重大过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的规定,车辆所有人和代驾人应对受害人的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
王孝恕、孙学宽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鲁10民终65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孝恕,男,1958年8月18日出生,汉族,住青岛市城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万德寿,山东海乐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孙学宽,男,1984年1月8日出生,汉族,住荣成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曲晓东,男,1979年10月29日出生,汉族,住荣成市。

  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威海市环翠区渔港路-38-2号。

  负责人:姜峰,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丛胜杰、于江东,山东旭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孝恕因与被上诉人孙学宽、曲晓东、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联合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荣成市人民法院(2017)鲁1082民初8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1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孝恕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决,依法改判曲晓东、孙学宽赔偿王孝恕各项损失共计233,844.75元。事实和理由:1、王孝恕一审诉讼请求中并未要求孙学宽及曲晓东连带赔偿各项损失,其仅在一审庭审过程中认为两人应承担连带责任。2、一审认定孙学宽当庭陈述与公安机关询问笔录存在明显差异是错误的,其当庭陈述除是否告知曲晓东发生交通事故外与公安机关询问笔录基本一致,其当庭陈述与事实相符。3、曲晓东与孙学宽之间构成帮工关系,依法应承担连带责任。退一步讲,即使双方未构成帮工关系,曲晓东实际控制车辆且从中受益,事故发生后指使或未制止孙学宽驾车逃逸,其对此存在明显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一审认定没有有效证据证明曲晓东对本次事故发生存在过错,而判令曲晓东不承担责任是错误的。

  孙学宽辩称,其不认可一审判决,其赔偿能力有限,且当天是曲晓东饮酒后让其开车,事故发生后曲晓东让其驾车离开,不应由其一人承担赔偿责任,曲晓东应承担相应责任。

  曲晓东辩称,不同意承担连带责任,事发当天其因饮酒不清楚事发经过,其未指使孙学宽逃逸,且孙学宽驾驶车辆并非曲晓东明确要求,二人作为朋友平时都是谁不喝酒谁开车,是自愿行为。同意一审判决,请求维持原判。

  中华联合保险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

  王孝恕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依法判令孙学宽及曲晓东连带赔偿交通事故损失384,129.03元;2.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在保险合同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2月28日21时55分许,孙学宽持证驾驶鲁K×××××号小型轿车载曲晓东及案外人菊洪刚,从荣成市成山镇金夜KTV出发,沿荣成市成大路由西东行,行驶至荣成市成山镇正宏百货南道路处,与前方行人王孝恕步行时相撞,致王孝恕受伤,车辆损坏。肇事后孙学宽驾车逃逸。孙学宽于2016年12月30日被公安机关抓获。本次事故经荣成市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孙学宽承担事故全部责任,王孝恕不承担事故责任。孙学宽驾驶的车辆登记车主为曲晓东,该车辆在中华联合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300,000元,同时保有不计免赔条款,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现双方就本次事故的赔偿事宜协商未果,遂成诉。王孝恕于事发后被送至青岛市城阳人民医院住院治疗61天,期间支出医疗费共计98,694.14元。出院后,王孝恕多次到医院复查,期间支出检查及用药费用共计797.49元。王孝恕主张其住院期间及出院后均由其子陈崇凯护理。王孝恕当庭申请对其伤残等级、护理时间及人数、后续治疗费等事项做司法鉴定,一审法院依法委托威海恒源司法鉴定所对上述事项进行鉴定,该所于2017年8月15日出具鉴定意见书,载明:1、王孝恕右踝关节符合九级伤残;肋骨骨折符合十级伤残;右足足弓破坏符合十级伤残;2、王孝恕住院治疗期间及出院后需1人护理90天;3、王孝恕后续治疗费用约需13,000元,或以实际发生为准。王孝恕为此支出司法鉴定费2,860元。王孝恕对该鉴定报告无异议。被告对该鉴定意见有异议,主张鉴定结果过重,鉴定等级过高,但未能就其主张提交相关证据。王孝恕当庭提交青岛市城阳区人民医院于2017年9月4日出具的健康鉴定证明书一份,载明:“病史摘要:病人于2016年12月29日车祸致伤右下肢身后右小腿畸形流血,诊断右胫腓骨开放性粉碎经治疗后病情稳定。体检:右小腿肿胀,不能正常行走。结论:出院后休息四个月。需二次手术取出内固定物,二次手术后休息两个月”,拟证明王孝恕的误工时间。被告对该证据不予认可。孙学宽、曲晓东均申请对王孝恕的误工时间进行司法鉴定。一审法院依法委托山东永鼎司法鉴定中心对该事项进行鉴定。2017年11月17日,该鉴定中心出具退案说明,载明:“经我中心通知,申请方(孙学宽、曲晓东)至今未缴纳鉴定费用。依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29条第(三)款之规定,我中心决定终止鉴定,予以退案”。被告未能就王孝恕主张的误工时间提交其他相反证据。王孝恕户籍所在地为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仙家寨居委会。护理人员陈崇凯户籍所在地为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丹山社区。王孝恕主张其系青岛居民,其残疾赔偿金应参照青岛市2016年度城镇居民可支配性收入43,598元/年计算,误工费及护理费应参照青岛市2016年在岗职工平均工资58,917元/年计算。被告对该标准不予认可,认为上述费用均应参照事故发生地的标准计算。王孝恕未能就其主张的交通费提交相关证据。王孝恕自认其主张的住宿费系王孝恕亲属为处理本次交通事故所支出。2016年度山东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性收入为34,012元/年。2016年度青岛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性收入43,598元/年。

  一审庭审中,王孝恕申请法院依法调取本次交通事故卷宗及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其中公安机关于2016年12月30日对孙学宽的询问笔录载明:“(发生事故时)车上三个人,我驾驶的轿车,副驾驶乘坐曲晓东,菊洪刚在后排座位中间乘车。当时曲晓东在练歌房喝酒了,我想他们喝酒了,我就驾车了。我驾车从金夜练歌房出发,去荣成市成山镇东面找个烧烤店吃饭。在我驾车行驶至荣成市成山镇正宏百货南道路处时,我看到我的前方有个行人由南向北通过道路,这时我驾车沿成大路南侧的快车道由西东行,这时有个行人从路南向北跑着过马路,行人跑成大路南侧的快车道时,行人停了下想向后退,我就赶紧向北打方向,这时行人又继续向北跑,我一看不好我就又向南打方向,这时已经来不及了,我的左侧反光镜还有左侧车身与行人相撞了,相撞后我当时没有停车,我就继续向东行驶,当时我知道我驾车发生事故了,我就驾车行驶至成山三院东面我就驾车向南转弯行驶至环湖路,然后向西回埠柳镇了”。公安机关对曲晓东的询问笔录载明:“2016年12月28日21时40分,孙学宽驾驶我的鲁K×××××小型轿车载着我、菊洪刚从成山金夜KTV出发沿民兴路由西东行,行至荣礼路向北左转弯沿荣礼路由南向北,之后打算去成山街里找家烧烤吃饭。因为我在歌厅喝了酒,我上车不久就睡着了,后来的经过我就不知道了。然后孙学宽驾驶鲁K×××××小型轿车把我和菊洪刚送到了家,之后孙学宽就驾驶鲁K×××××小型轿车离开了,我不知道孙学宽把车开到了什么地方,孙学宽一直没有告诉我车撞坏了。2016年12月30日15时许,我接到交警电话我才知道当天发生事故了。我当时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和菊洪刚在金夜KTV喝的酒,我喝了三四瓶啤酒”。公安机关对菊洪刚的询问笔录载明:“2016年12月28日21时40分,孙学宽驾驶鲁K×××××小型轿车载着我、曲晓东,从成山金夜KTV出发,沿民兴路由西东行,行至民兴路与荣礼路交汇路口向北左转弯,沿荣礼路由南向北行至荣礼路与成大路交汇路口,我们沿着成大路由西东行,想找个烧烤店吃点东西,我当时坐在车的后排中间位置斜靠着。当我们行至成大路成山镇正宏百货南道路时,我听见车辆响了一声,我抬头看了一下,什么情况都没有。我因为之前在歌厅喝酒了,我以为当时就是压了个坑什么的,我就没问孙学宽是怎么回事,孙学宽也没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听见孙学宽好像还骂了一句什么,因为我当时在看手机,我没仔细问。后来孙学宽直接把我和曲晓东送到了埠柳凤头村,我到家就下车了,孙学宽就自己驾驶车离开去送曲晓东回家了,我下车时没注意车撞坏了”。另外,涉案车辆经山东天弘司法鉴定所鉴定,车辆制动性能及灯光性能均符合国家标准。双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

  一审法院认为,道路交通事故强制责任保险属于一种法定险,交通事故发生后,先由承保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强制责任保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由侵权人按事故责任比例予以赔偿。本案中,孙学宽驾驶的车辆与行人王孝恕(一审误写为王孝恕驾驶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导致王孝恕受伤,事实清楚,足以认定。交警部门对本次事故的责任认定,双方均无异议,该认定程序合法,予以采信。孙学宽驾驶的车辆在中华联合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300,000元,同时保有不计免赔条款,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孙学宽驾车逃逸,中华联合保险公司主张商业险免赔,孙学宽及曲晓东均无异议,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及商业险合同约定惯例,对于王孝恕损失,应由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对于王孝恕超出交强险限额的损失,应由孙学宽按照事故责任比例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孙学宽与曲晓东是否形成帮工关系。按照法律规定,帮工关系的认定应满足无偿、为他人利益、提供劳务等条件。本案中,根据公安机关在事故发生后第一时间给事故当事人所做的笔录显示,事发时孙学宽驾驶涉案车辆载曲晓东与菊洪刚从金夜KTV到成山镇东部的一家烧烤店,在此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三人基于朋友关系共享运营利益,孙学宽驾车的行为也并非单纯为他人利益,也不能认定为给他人提供劳务,故王孝恕主张孙学宽与曲晓东形成帮工关系,不予认定。王孝恕另主张根据孙学宽当庭陈述,曲晓东存在要求孙学宽驾车逃逸的情形,但孙学宽当庭陈述与公安机关询问笔录存在明显差异,在没有有效证据证明被告曲晓东对本次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的情况下,王孝恕要求曲晓东与孙学宽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王孝恕主张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后续治疗费,经审查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威海恒源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系一审法院依法委托,其程序合法,被告对该证据虽有异议,但未能提交相反证据予以反驳,对该证据予以采信。王孝恕主张按照其户籍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性收入计算其残疾赔偿金为209,270.4元,理由正当,标准合理,予以支持。被告对王孝恕提交的青岛市城阳区人民医院于2017年9月4日出具的健康鉴定证明书不予认可,申请对王孝恕误工时间进行重新鉴定,但拒绝缴纳鉴定费而导致鉴定不能,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对王孝恕提交的健康鉴定证明书,予以采信。但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误工时间应计算定残日前,结合王孝恕年龄及定残时间,王孝恕主张的二次手术后的误工费,不予支持。王孝恕主张误工费及护理费按照上一年度青岛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计算,于法无据,不予支持。上述损失均应参照上一年度山东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性收入34,012元/年计算为宜。误工费数额应为16,866.22元[34,012元/年÷365天×(61天+120天)],护理费数额应为8,386.5元(34,012元/年÷365天×90天)。王孝恕自认其主张的住宿费系亲属处理交通事故导致的,并非因就医治疗导致,故对该费用,不予支持。王孝恕主张的交通费,但未能提交交通费单据,考虑到王孝恕受伤地点、就医地点等情况,酌定王孝恕合理交通费数额为1,000元。王孝恕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结合王孝恕伤情等情况,王孝恕精神损害抚慰金以4,000元为宜。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之规定,判决:一、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王孝恕医疗费10,000元;二、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王孝恕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元;三、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王孝恕残疾赔偿金106,000元;以上一至三项共计120,000元,由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中心支公司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交强险责任险限额内向王孝恕支付。四、孙学宽赔偿王孝恕剩余医疗费89,491.63元(99,491.63元-10,000元);五、孙学宽赔偿王孝恕剩余残疾赔偿金103,270.4元(209,270.4元-106,000元);六、孙学宽赔偿王孝恕住院伙食补助费1830元;七、孙学宽赔偿王孝恕后续治疗费13000元;八、孙学宽赔偿王孝恕误工费16866.22元;九、孙学宽赔偿王孝恕护理费8386.5元;十、孙学宽赔偿王孝恕交通费1000元。以上四至十项共计233844.75元,由孙学宽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王孝恕支付。十一、驳回王孝恕其他诉讼请求。如被告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531元(系减半收取),由王孝恕负担222元,孙学宽负担2206元,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中心支公司负担1103元。司法鉴定费2860元,由孙学宽负担1906元,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中心支公司负担954元。保全费1520元,由王孝恕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经本院审理查明,菊洪刚于2016年12月30日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陈述其系2016年12月30日13时01分孙学宽给其打电话时才知道发生本次事故。从成山镇金夜KTV出发沿民兴路由西向东行,行至荣礼路向北左转弯,沿荣礼路由南向北行至荣礼路与成大路交汇路口,再沿着成大路至事故地点,距离约1500米-1800米,开车约需2-3分钟。2017年1月3日山东天弘司法鉴定所对涉案鲁K×××××号车辆进行鉴定时,载明轿车损坏情况为:左前翼子板凹陷并见划擦痕迹,左后视镜碎裂脱落,左前车门见划擦痕迹。

  另查明,一审诉讼过程中,王孝恕在法庭要求其确定诉讼请求时明确提出要求孙学宽与曲晓东承担连带责任,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王孝恕于一审中诉讼中明确要求孙学宽与曲晓东承担连带责任,故一审法院据此归纳总结王孝恕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关于曲晓东应否及如何承担责任的问题,事发当晚孙学宽驾驶曲晓东(坐副驾驶位置)的小型轿车(车牌号为鲁K×××××)及案外人菊洪刚(坐车辆后座),从荣成市成山镇金夜KTV出发行驶至正货百货南时与行人王孝恕相撞,肇事后孙学宽驾车逃逸。曲晓东辩称其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交通事故,但结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和公安机关的调查询问笔录中载明的内容,当晚孙学宽、曲晓东和菊洪刚三人从金夜KTV出来系商定要去烧烤店吃烧烤,在去烧烤店的路上发生本次交通事故,后来就没去烧烤店,而系由孙学宽驾车将菊洪刚和曲晓东分别送回家。曲晓东和菊洪刚在公安机关的调查询问中均称当时不知道发生涉案事故。而按常理,当晚没有按计划去吃烧烤,即使曲晓东和菊洪刚所述当时对事情经过不知情属实,到目的地后也会询问孙学宽为何没去烧烤店,孙学宽必定会予以解释,曲晓东和菊洪刚也不可能是在事隔两天后才知道发生本次交通事故。另外,从孙学宽、曲晓东和菊洪刚陈述的车辆行驶路线可知,从金夜KTV行驶至事故地点的距离很近,开车仅需2-3分钟,且当时车辆与王孝恕相撞时,孙学宽向北打方向规避,与王孝恕的碰撞致使车辆的左前翼子板凹陷,左后视镜碎裂脱落。上述情形可知车辆应是从金夜KTV出来后不久即与王孝恕相撞,当时车辆应当有猛转方向、发出碰撞声响等异常行为,曲晓东和菊洪刚在车上应当会有所察觉。综合以上分析,本院认定曲晓东和菊洪刚当时应该知道发生本次事故。孙学宽于诉讼中陈述当时将发生事故的情形告知了曲晓东和菊洪刚较为可信。车辆运行的目的地虽系双方商定,但当时曲晓东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其享有车辆的运行利益。因车主曲晓东喝酒,孙学宽无偿代驾,双方之间是朋友关系,系无偿的帮助行为,符合义务帮工的性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的规定:为他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在从事帮工活动中致人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帮工人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赔偿权利人请求帮工人和被帮工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孙学宽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且肇事后逃逸,应认定其存在重大过失。综合以上分析和本案案情,孙学宽和曲晓东对王学恕的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为宜。

  综上所述,王孝恕的上诉请求合理正当,应予支持;一审判决责任认定有误,应予纠正。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荣成市人民法院(2017)鲁1082民初801号民事判决第十一项,即(十一)驳回王孝恕其他诉讼请求;

  二、维持荣成市人民法院(2017)鲁1082民初801号民事判决第一至第十项;

  三、曲晓东对上述第二项中孙学宽应承担的合计233844.75元的赔偿款承担连带责任,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王孝恕支付。

  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3531元(系减半收取),由王孝恕负担222元,孙学宽负担1103元,曲晓东负担1103元,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中心支公司负担1103元。司法鉴定费2860元,由孙学宽负担953元,曲晓东负担953元,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中心支公司负担954元。保全费1520元,由王孝恕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4412元,由曲晓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
?审判长金永祥
  审判员郭庆文
  审判员潘慧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赵娟
  书记员许彤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4713399639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