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事故 >>交通事故 >> 受害人不应因个人体质状况对伤残后果存在影响而负担相应责任
详细内容

受害人不应因个人体质状况对伤残后果存在影响而负担相应责任

受害人不应因个人体质状况对伤残后果存在影响而负担相应责任

————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丁训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案例要旨

  受害人的个人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发生虽具有一定的影响,但不是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的过错,受害人不应因个人体质状况对交通事故导致的伤残存在一定影响而自负相应责任。参照最高人民法院2014年1月26日发布的指导案例24号所确立的裁判规则,受害人在交通事故中并没有过错,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


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丁训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
?(2018)皖01民终280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东流路西999号新际商务中心C幢1901-1904、1907,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40100670934953W(1-1)。

  负责人:信志科,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鄢明,该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钱利,该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丁训文,男,1963年4月28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巢湖市。

  原审被告:陈芳,女,1970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

  原审被告:高开峰,男,1972年12月15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

  上诉人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以下简称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丁训文、陈芳、高开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巢湖市人民法院(2017)皖0181民初17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安徽省巢湖市人民法院(2017)皖0181民初1701号民事判决,改判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少赔付残疾赔偿金58312元,精神抚慰金6000元,并由丁训文、陈芳、高开峰承担本案一审及二审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一审申请对丁训文的伤残等级与本期事故的参与度进行司法鉴定,鉴定结论为颈部十级伤残与交通事故无关,右肩、右肘的九级伤残与交通事故所致伤残结果的参与度为50%。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认为,丁训文为××患者,自身活动能力较差,在事故发生时难以承受一般人能够承受的损害后果,其自身体质的原因会导致损害结果较常人严重,在赔偿时应当予以考虑。

  丁训文辩称,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主张按司法鉴定评定丁训文自身体质与交通事故所致伤残的参与度50%计算赔偿丁训文的残疾赔偿金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安徽同德司法鉴定所确定本起交通事故丁训文对事故造成丁训文九级伤残的参与度为50%缺乏依据。1、安徽三康司法鉴定所在对丁训文的伤残等级进行评定时,已排除丁训文自身所患××对功能的影响,所作出的鉴定结论具有科学性、合法性和合法性;2、安徽同德司法鉴定所根据丁训文曾患××、右上肢活动不便、身体灵活性差、自身防御外伤能力弱、较正常人更容易发生外伤,认定丁训文对事故损害结果的参与度没有法律依据;3、安徽同德司法鉴定所在认定参与度的比值时称,丁训文体质原因与交通事故原因对造成其伤残程度的作用不能分清主次,从而确定参与度为50%自相矛盾。二、以丁训文自身体质的参与度来确定事故造成伤残的赔偿数额,要求丁训文自己承担部分事故损失无法律依据。1、不应根据事故参与度来减轻事故责任方的赔偿责任。道路交通事故适用民事侵权的过错赔偿原则,本起事故丁训文不承担事故责任,对事故发生无过错,其曾患××致自身活动不便,但不是侵权责任法规定过错,不应对交通事故导致的伤残自负相应责任。2、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指导案例24号《荣宝英诉王阳、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阴支公司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交通事故的受害人没有过错,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综上,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予以驳回。

  丁训文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陈芳、高开峰赔偿医疗费1258.6元、残疾赔偿金122455.2元、精神抚慰金16000元、误工费23724元、护理费6960元、营养费27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200元、交通费2000元、鉴定费1600元,合计177897.8元;后丁训文在一审庭审中变更误工费为24660、护理费7320,各项损失合计为179133.8元,并由陈芳、高开峰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0月5日15时05分,陈芳驾驶苏A×××××号“大众”牌小型轿车沿巢湖市境内X061线由东向西行驶,当车行驶至X061线24.5KM处,碰撞到路上行人即丁训文,造成丁训文受伤及苏A×××××号车辆损坏。经交警部门认定,陈芳因未能保持安全车速且遇情未能采取有效安全措施,应负本起交通事故全部责任,丁训文无责任。丁训文受伤后被送往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巢湖医院进行治疗,被诊断为颈部多处损失等,住院38天,于2016年11月14日出院。丁训文自行支付医疗费用1258.60元。2017年元月16日,经安徽三康司法鉴定所鉴定,丁训文颈部活动受限,评为十级伤残,右肩、右肘两关节活动障碍,评为九级伤残,其误工评定为180日、护理60日、营养90日。丁训文为此支付鉴定费用1600元。丁训文起诉至一审法院,要求陈芳、高开峰赔付其各项损失共计179133.8元。

  丁训文在巢湖市从事日用百货的个体经营。肇事车辆苏A×××××号车的车辆登记所有人系高开峰,该车在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保额为100万的商业险及不计免赔险,本起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以丁训文自身患有××为由,向一审法院申请对丁训文自身疾病与本起交通事故因伤致残的参与度进行鉴定。一审法院依法委托安徽同德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2017年10月27日,该鉴定所向一审法院出具鉴定结论:丁训文自身疾病与2016年10月5日交通事故所致伤残后果的参与度为50%;颈部伤残后果与本起交通事故无关。

  一审法院认为:陈芳驾车肇事致丁训文受伤,并负交通事故全部责任,应承担相应的民事侵权赔偿责任。

  丁训文合理损失分析如下:1、医疗费,经核算,医疗费1258.60元有医疗费发票为凭,一审法院予以认定。2、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住院38天,按30元/天的标准,一审法院予以认定1140元(38天×30元/天),丁训文主张超出部分予以扣除。3、营养费,经鉴定,丁训文的营养期为90日,按30元/天的标准,一审法院予以认定营养费2700元(90天×30元/天)。4、护理费,经鉴定,丁训文的护理期为60日,按121.5元/天的标准,其误工费计算为7290元(60天×121.5元/天),丁训文主张超出部分予以扣除。5、误工费,丁训文系从事日用百货的个体经营,按照2016年安徽省批发和零售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49999元/年的标准,其误工标准计算为137元/天。丁训文的误工期经鉴定为180日,但从丁训文受伤之日计算至定残前一日仅为104天,故误工期限一审法院认定为104天,其误工费计算为14248元(104天×137元/天)。6、残疾赔偿金,根据安徽同德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报告,丁训文颈部的十级伤残与本起交通事故无关,对此丁训文与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均予以认可。根据该鉴定报告,丁训文右肩、右肘的九级伤残与交通事故所致伤残后果的参与度为50%,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认为应考虑丁训文自身疾病的参与度对致残的影响,一审法院认为,虽然丁训文的个人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影响,但这并不是侵权责任法所规定的过错,丁训文在本起交通事故中无责,其对事故的发生及损害后果的造成均无过错,不存在减轻或者免除加害人赔偿责任的法定情形,丁训文不应因个人体质状况对交通事故导致的伤残存在一定影响而自负相应责任。因丁训文在巢湖市从事日用百货的个体经营多年,故其残疾赔偿金应按安徽省2016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156元/年的标准来计算,为116624元(29156元/年×20年×20%)。7、精神抚慰金,因丁训文构成九级伤残,且在本起交通事故中无责,其精神抚慰金一审法院酌定12000元。8、鉴定费,因丁训文所做的鉴定是确定其伤残等级及其他损失的依据,丁训文提交的安徽三康司法鉴定所的鉴定费发票金额为1600元,但该鉴定结论中的十级伤残并未被一审法院所采信,故一审法院认定鉴定费用为1200元。9、交通费,结合丁训文的住院地点及时间,一审法院酌定760元,丁训文主张超出部分予以扣除。

  综上,丁训文的总损失为157220.6元。同时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结合本案,肇事车辆苏A×××××号车在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保额为100万的商业险及不计免赔险,且陈芳负本起交通事故全部责任,故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应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赔付丁训文5098.6元(医疗费1258.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40元+营养费2700元),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付丁训文110000元,在交强险限额内共计应赔付丁训文115098.6元,在商业险限额内赔付丁训文42122元(护理费7290元+误工费14248元+残疾赔偿金116624元+精神抚慰金12000元+鉴定费1200元+交通费760元-110000元)。高开峰对本起交通事故的发生并无过错,依法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其承保的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丁训文115098.6元;二、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其承保的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内赔偿丁训文42122元;三、驳回丁训文其他的诉讼请求。

  各方当事人二审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因此,交通事故中在计算残疾赔偿金是否应当扣减时应当根据受害人对损失的发生或扩大是否存在过错进行分析。本案安徽三康司法鉴定所接受巢湖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夏阁中队的委托,在对丁训文的伤残等级进行评定时,根据丁训文的伤情,结合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可以评定为五级伤残,考虑到丁训文××后遗症的因素,确定丁训文的伤残等级为九级。安徽三康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已经考虑到丁训文自身的体质状况对伤残后果的影响,在丁训文的伤情构成五级伤残的情况下,确定其伤残等级为九级,一审判决再根据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的申请对丁训文自身疾病与交通事故外伤所致的伤残后果的参与度进行鉴定明显不当。

  丁训文的个人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发生虽具有一定的影响,但不是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的过错,丁训文不应因个人体质状况对交通事故导致的伤残存在一定影响而自负相应责任。参照最高人民法院2014年1月26日发布的指导案例24号所确立的裁判规则,丁训文在本案交通事故中并没有过错,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一审判决认定丁训文不应因个人体质状况对伤残后果存在影响而负担相应责任并无不当。对安徽三康司法鉴定所综合丁训文自身的体质状况对伤残后果的影响所作出的鉴定意见,丁训文在本案一审及二审中均未提出异议,一审判决后亦未提起上诉,本院二审不予审查。

  综上所述,永诚财险安徽分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08元,由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佘敦华
  审判员王雷
  审判员王政文
  二O一八年六月一日
  书记员胡宇晨


  附本案适用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4713399639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