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事故 >>交通事故 >> 快递员驾驶运送快递的电动三轮车造成他人损害,被特许人应对事故承担赔偿责任
详细内容

快递员驾驶运送快递的电动三轮车造成他人损害,被特许人应对事故承担赔偿责任

快递员驾驶运送快递的电动三轮车造成他人损害,被特许人应对事故承担赔偿责任

————北京安顺速递有限公司等与方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案例要旨

  快递员驾驶运送快递的电动三轮车造成他人损害,经交警队认定应对事故负全部责任。事故发生时,快递员为快递行业被特许人的员工,属履行职务的行为。被特许人主张交通事故发生时肇事快递员已离职的证据不足,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被特许人应对事故承担赔偿责任。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京01民终310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安顺速递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李清山,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琪,河北华川(宽城满族自治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方会,女,1969年10月28日出生,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饶建军,北京顶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圆通速递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顺义区。

  负责人:王炎明,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业昕,男,该分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段小刚,北京如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安顺速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顺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方会、原审被告圆通速递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圆通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8民初1127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之规定,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安顺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方会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由方会负担。事实和理由:1.我公司已经举证发生事故时李阳已经辞职,其不是公司员工未执行工作,方会未能证明我公司与李阳的劳动关系,我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2.一审对方会工资认定及其他赔偿标准过高。

  方会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安顺公司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圆通公司述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安顺公司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方会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圆通公司及安顺公司赔偿我医疗费3457.36元、营养费3000元、护理费9000元、误工费24591.2元、残疾赔偿金1145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9097.72元、交通费800元、鉴定费3150元;2.本案诉讼费由圆通公司和安顺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各方当事人对于事故事实、责任认定无争议,法院予以确认。

  方会在事故中受伤,曾赴北京市海淀医院(以下简称海淀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解放军第一附属医院)就诊。经诊断,方会的伤情为腰椎骨折、肋骨骨折。医疗费票据显示,方会就诊期间共支出医疗费3453.36元。

  庭审中,安顺公司称上述医疗费中有部分购买钙尔奇的费用,与本案无关。但安顺公司未就此提交反证。

  本次诉讼前,方会委托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等级、营养期限、护理期限、误工期限进行鉴定。2017年1月24日,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报告,鉴定意见为“(一)被鉴定人方会的伤残等级为X级(伤残赔偿指数10%);(二)被鉴定人方会的营养期限可考虑为60日;(三)被鉴定人方会的护理期限可考虑为60日;(四)被鉴定人方会的误工期限可考虑为150日。”方会为上述鉴定支付鉴定费3150元。圆通公司及安顺公司不认可该鉴定报告。

  应安顺公司申请,法院委托北京盛唐司法鉴定所对方会的伤残等级、营养期限、护理期限、误工期限进行重新鉴定。2017年10月27日,北京盛唐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报告,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方会构成X级伤残;建议被鉴定人方会的误工期可为60~150日、护理期可为45~60日、营养期可为45~60日。”方会、圆通公司以及安顺公司对本次鉴定报告均表示认可。

  方会主张营养费按照50元/天、护理费按照150元/天计算,圆通公司、安顺公司认可上述计算标准。

  方会主张其除在北京理工大学工作外还在两家快餐店打工,月均工资总计4918.24元,其因事故受伤产生误工费用24591.2元。就此,方会向法庭提交如下证据:1、北京理工大学后勤集团与方会签订的《劳动合同书》,显示劳动期限为2009年11月1日至2012年10月31日,工作岗位为学生公寓楼保洁员,月工资800元;2、《劳动合同续订书》及《劳动合同变更书》一份,显示2012年11月1日,方会与北京理工大学续订劳动合同,并将合同期限变更为无固定期限。3、加盖北京市海淀区八里庄街道刘洪牛肉面餐厅公章的《餐厅服务组薪酬发放表》,显示方会为该店计时工,工资标准为16元/小时,每月按实际工时数计发工资,2016年1月至8月的工资依次为:1544元、1176元、1536元、1545元、1488元、1560元、1536元、1555元;4、加盖北京陈世强牛肉面快餐店公章的《服务组工资表》,显示方会为该店计时工,工资标准为16元/小时,每月按实际工时数计发工资,2016年1月至9月的工资依次为:1312元、920元、1387元、1272元、1280元、1265元、1280元、1308元、728元;5、社会保险个人权益记录,显示方会所在单位为北京理工大学总务处,自2010年1月至2016年12月持续交纳五险一金;6、北京理工大学后勤集团学生公寓管理服务中心出具的《证明》,内容为“兹证明方会自2007年11月起一直在我单位工作,自2016年9月12日在长春桥发生交通事故后至2016年11月7日未能上班,我单位每月应发其工资合计2078.24元”。7、北京市海淀区八里庄街道刘洪牛肉面餐厅出具的《证明》,“兹证明方会从2013年2月起一直在我公司做兼职工作,每月工资1440元,自2016年9月12日在长春桥发生交通事故后,至2017年2月至今未上班,我公司也未发工资。”8、北京陈世强牛肉面快餐店出具的《证明》,内容为“兹证明方会从2014年12月起一直在我公司做兼职工作,每月工资1400元,自2016年9月12日在长春桥发生交通事故后,至2017年2月至今未来上班,我公司也未发工资”。圆通公司及安顺公司不认可上述证据。

  经询问,方会解释称其上午五点至七点、八点至十点半以及下午两点到四点半在北京理工大学上班,工作内容为打扫宿舍楼道;中午和晚上分别在陈世强牛肉面快餐店和刘洪牛肉面餐厅做兼职,工作内容为帮客人点餐,兼职是按小时计算工资的,每月工资总额不固定,每次以现金发放;没有缴纳个人所得税是因为在单位的工资达不到扣税标准。

  另,庭后法院电话联系北京理工大学学生公寓管理服务中心,该中心表示方会事故受伤期间被扣发工资共计717元。

  至于伤残赔偿金,方会主张其虽系农村户口,但在城镇工作且有稳定收入来源,故应按照城镇标准计算伤残赔偿金。圆通公司及安顺公司对此均予以认可。

  就被扶养人生活费,方会向法庭提交证据证明其父方某1946年12月15日出生、其母张某1947年8月28日出生,两人均为农村户口,共有方会等子女四人。圆通公司、安顺公司认可方国明、张明珍系方会的被扶养人,方会应承担两位老人四分之一的扶养义务,但认为应按被扶养人户籍地的标准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

  方会还主张其往返住处及医院的交通费,但未就此提交相应证据。

  庭审中,圆通公司主张涉诉车辆驾驶人李阳系安顺公司员工,应由安顺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就此,圆通公司向法庭提交如下证据:1、圆通公司与北京安顺圆通速递有限公司签订的特许经营合同及授予安顺公司的《特许经营授权书》,显示圆通公司授权安顺公司2014年1月至2016年12月在万柳区域对圆通知识产权、经营模式、管理制度、快递服务产品等在内的特许经营权独占性使用,特许经营合同约定“特许人与被特许人皆为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法人主体,特许人与被特许人根据本合同约定享有各自权利和履行相应义务,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法律上或者利益上的关系。被特许人的员工及其他受被特许人雇佣的人员,在从事本合同项下的快递业务中,若发生事故而受伤、死亡或造成第三方财产、人身损害的,由被特许人承担赔偿责任,与特许人无关”;特许经营合同附件中有加盖安顺公司公章的业务员名单一份,有“李阳”在列。2、圆通公司内部系统查询李阳身份信息页面打印件,显示李阳在2016年4月6日至2016年10月12日期间系安顺公司劳动合同员工,李阳的身份证号与交通事故认定书中一致。安顺公司不认可上述页面打印件,认可其他证据的真实性,但认为合同附件中的快递员名单无法证明事故发生时李阳仍系其员工。方会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法院认为,上述证据形式上未见明显瑕疵,真实性应予确认,可初步证明事发时李阳系安顺公司员工。

  安顺公司主张事发前李阳已携带自有电动三轮车辞职。就此,安顺公司向法庭提交有“李阳”署名的辞职报告,显示2016年6月30日李阳向安顺公司提交辞职报告称“本人由于薪金原因,向公司提出申请,自即日起于一个月后辞去职务,本人最后到职日期为2016年6月30日。”辞职报告正文下,有安顺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清山手书“同意离职”字样及签名,落款日期为2016年6月25日。方会不认可该辞职报告的真实性,并表示事发时交警曾对李阳进行询问,李阳明确表示自己系圆通快递员。圆通公司亦不认可该辞职报告的真实性,并称其公司系统内的人员任职信息系由安顺公司向其上报,安顺公司并未向其报告过李阳离职一事。经询问,安顺公司表示,圆通公司系统中的人员信息确系由其自行上报,但其未能及时上报李阳离职一事,故圆通公司系统内的信息不准确;安顺公司又称自带车辆的员工,在离职后应把车上的圆通标识清除,但因公司管理不到位,未清除李阳车辆上的标识。法院认为,该辞职报告系李阳与安顺公司单方提供,无法核对其真实性,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另,安顺公司的证人刘某1、刘某2出庭作证。刘某1到庭述称:我是安顺公司的快递员,2015年3月入职,李阳2016年3月入职。我与他私下没有来往,不知道他负责哪个区域的快递。我知道李阳是带车入职的,2016年6月辞职。因为我们一般晚上下班的时候会开会,所有快递员都要到,他好几天没来我就认为他辞职了。刘某2到庭述称:我和李阳是同事,没有私交,我2016年2月进的公司,李阳是3月份来的,我来之前李阳就在公司待过,但是我没见过。我知道李阳自己带车来的公司,他自己说过。2016年7月之后再没见过李阳,他撞了人所以离开了。我们那会儿住一个宿舍,李阳撞车之后跟我们说了一句,撞完车之后过了没几天就没人了,不知道李阳去哪儿了。我们每天晚上能在宿舍见面,李阳什么时候搬走的不清楚,没有其他场合能与他见面。

  安顺公司对刘某1、刘某2的证言均表示认可。方会认可刘某2证言中关于李阳撞车之后离职的部分,对两人证言的其他部分不予认可。圆通公司对刘某1证言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可刘某2的证言。法院认为,刘某1所称李阳离职情况系其个人推测,不足为据;刘某2未能明确李阳的离职时间,且其所述李阳离职原因与安顺公司提交的辞职报告相矛盾,无法排除李阳系在涉诉事故后离职的可能;故两位证人的证言均无法证明安顺公司的主张。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李阳系涉诉车辆驾驶人,经交警队认定应对事故负全部责任。现有证据显示李阳系安顺公司的员工,涉诉车辆系用于运送快递的电动三轮车,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应认定事发时李阳驾驶涉诉车辆属履行职务的行为,故安顺公司应就本次事故承担侵权责任。安顺公司辩称李阳在事发前已经辞职,但未就此提交充分证据,作为主张方,安顺公司应就此承担举证责任,故法院对安顺公司的该项抗辩不予支持。至于方会请求圆通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请,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公民的身体权、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赔偿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

  方会已就医疗费提交医疗记录和票据,安顺公司虽提出异议但未提交反证,法院据医疗费票据确认方会的医疗费支出为3453.36元。

  双方对营养费、护理费的标准不持异议,法院对此予以确认,并据鉴定报告确认方会的营养期及护理期均为60天。

  法院据鉴定报告认定方会的误工期为150天。方会就误工情况提交的证据未见明显瑕疵,法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据上述证据确认方会在北京理工大学担任保洁员并兼职两家餐厅的小时工。方会提交的北京理工大学的误工证明无法显示其误工损失金额,则法院据电话核实情况确认其在北京理工大学的误工费为717元。两家餐厅的证明显示方会2016年9月12日至2017年2月持续误工,考虑到小时工的收入随实际工时浮动,法院参考方会2016年做小时工的平均收入酌定其小时工误工损失为每月2700元。则方会的误工损失共计14217元。

  双方对方会的伤残等级及残疾赔偿金计算标准不持异议,法院对此予以确认。方会诉前所做伤残等级鉴定并无不当,则方会的定残日应为该报告作出之日,即2017年1月24日。

  至于被扶养人生活费,双方对被扶养人及扶养义务人均不持异议,法院对此予以确认。方会的主要收入来源地为城镇,可据本市城镇标准计算其被扶养人生活费。现方会主张按照北京市农村人均生活消费性支出计算方某、张某的生活费,并无不当,法院予以支持。

  方会主张交通费800元,但未能提交交通费票据,法院结合其就诊情况酌定交通费为500元。

  至于精神损失抚慰金,法院据方会伤残等级酌以确定为5000元。

  方会主张鉴定费3150元,于法有据,法院对此予以支持。

  经核实,方会的各项损失为:医疗费3453.36元,营养费3000元,护理费9000元,误工费14217元,残疾赔偿金123647.72(其中包含被扶养人生活费9097.72元),交通费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鉴定费3150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四条、第四十八条之规定,判决:一、北京安顺速递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方会医疗费、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共计161968.08元;二、驳回方会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证据真实有效,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二审的诉辩主张,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安顺公司是否应作为赔偿责任主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法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或反驳对方主张的,应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否则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安顺公司主张本次交通事故发生时肇事人李阳已从其公司离职,对其该主张,提交了署名“李阳”的辞职报告及证人证言。但该辞职报告系其单方提供,未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李阳是否确实已辞职,该证据单一,无法证实李阳确已离职。2位证人均为安顺公司员工,且从证言的内容上看,亦有矛盾之处,均不能证明李阳在本次事故之前已离职。同时,从方会提供的照片可以看出,事发时李阳驾驶的肇事电动三轮车的车箱上印有“圆通速递”标识,故结合本案全部证据,一审法院认定安顺公司应对本次事故承担赔偿责任正确。关于赔偿数额,一审法院根据方会的实际情况,酌情认定的各项赔偿数额并无不当。安顺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安顺公司之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539元,由北京安顺速递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陈立新
  审判员?汤平
  审判员?赵小军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
  法官助理?任可娜
  书记员?苏杭
  书记员?谢冰伦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4713399639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