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顾问 >>公司常年法律顾问 >> 霍宝岩与阜新矿务局八道壕煤矿破产清算组劳动争议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详细内容

霍宝岩与阜新矿务局八道壕煤矿破产清算组劳动争议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霍宝岩与阜新矿务局八道壕煤矿破产清算组劳动争议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工伤保险条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

当事人信息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霍宝岩。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阜新矿务局八道壕煤矿破产清算组。住所地:辽宁省黑山县八道壕镇内。
负责人:何川,该破产清算组组长。

审理经过

再审申请人霍宝岩因与被申请人阜新矿务局八道壕煤矿破产清算组(以下简称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劳动争议一案,不服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21日作出的(2015)辽民一终字第3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霍宝岩向本院申请再审称: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霍宝岩是阜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阜新矿务局)八道壕煤矿工人,2013年8月14日因工受伤,2013年11月27日阜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工伤,2013年11月27日阜新劳动能力鉴定办公室鉴定工伤为捌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的规定,霍宝岩受到工伤后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停工留薪一般不超过12个月,工伤职工评定工伤等级后停发原待遇。而霍宝岩在2013年8月至2014年4月期间没有享受工伤保险待遇。霍宝岩工伤前应发工资为3263元/月,工伤后应发工资为1801元/月。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已经支付岗位工资,故还应再给付8个月的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11696元[(3263元-1801元)×8个月],以及2014年5月至10月停工留薪期工资19578元(3263×6个月)。(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在劳动争议案件中,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已经按照政策破产计算了经济补偿金35893元,霍宝岩于2014年6月6日领取经济补偿19811元,克扣经济补偿金16082元。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应当给予霍宝岩政策性破产待遇,即破前一年度应发工资3263元/月。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已支付19811元,还应再支付16082元(3263元/月×11个月-19811元)。综上,霍宝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及第六项之规定申请再审,请求依法再审改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霍宝岩再审申请所主张的事实及理由,本案争议焦点为如下几个问题:
一、关于霍宝岩是否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的问题。经本院审查,在霍宝岩所主张的证据中,除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辽民一终字第413号民事判决书外,均系一审或二审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已经提交过的证据,因此不属于新证据的范围,本院不予审查。另,霍宝岩提交(2015)辽民一终字第413号民事判决书的目的,是欲证明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在一审答辩中自认经济补偿金的标准系按照中办发11号文件执行的。经审查,八道壕煤矿清算组也是据此文件确定有关霍宝岩的经济补偿金。此外,该民事判决书系案外人柴永革与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劳动争议一案的二审生效判决,该案中八道壕煤矿清算组的答辩意见系针对柴永革的诉讼请求作出的,与本案无关,亦无法据此推翻本案原生效判决。故,霍宝岩以此项事由申请再审的主张不能成立。
二、关于原判决认定霍宝岩应得停工留薪期差额部分是否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可见,遭受工伤的职工在停工留薪期期间可享受停工留薪期工资的待遇。经审查,霍宝岩于2013年8月14日受到工伤后,经鉴定无需医疗和护理依赖,但其在本案二审期间提供了住院病案等证明材料,证实其因此次工伤而住院治疗至2013年11月。虽然霍宝岩在工伤后既未参加工作,亦未经有关部门确认其具体的停工留薪期,但作为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必要期间,二审法院判决支持霍宝岩此4个月住院期间的停工留薪期工资,在扣除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已经支付的霍宝岩工资后判决再支付此4个月的差额部分符合法律规定。至于霍宝岩主张应支持其2013年8月14日至2014年4月共8个月的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部分,因其没有证据证明在此期间其仍需停工留薪或继续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故对其该项主张原判决未予支持并无不当,霍宝岩的此项再审申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至于霍宝岩在再审申请中主张的“2014年5月至10月停工留薪期工资”部分,经审查,霍宝岩的此项主张超出其在一审中的诉讼请求,不属于再审审查范围,本院对此不予审查。
三、关于霍宝岩要求八道壕煤矿清算组补足经济补偿金差额16082元的请求应否支持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劳动合同。”该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该条第三款规定:“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经审查,虽然霍宝岩受伤前的月平均工资为3263元,但由于其自2013年8月14日受伤后再未参加工作,故其解除劳动合同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应如实计算或经双方协议确认。经进一步审查,八道壕煤矿清算组按照霍宝岩在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份期间的实际工资数额计算出其解除合同前12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1801元,并以此标准计算了霍宝岩按11年工龄应得经济补偿金总额19811元。2014年6月6日,霍宝岩在《破产企业职工领取经济补偿金审批表》上签字并领取了全部经济补偿金。根据该审批表所载内容,霍宝岩在领取一次性经济补偿金后即与企业解除了劳动关系。可见,霍宝岩签字并领取经济补偿金的行为表明其与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就经济补偿金问题达成了一致,并据此协商解除了双方之间的劳动合同,属于双方当事人对自身权利的处分,应受法律保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条之规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就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办理相关手续、支付工资报酬、加班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等达成的协议,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不存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情形的,应当认定有效。前款协议存在重大误解或者显失公平情形,当事人请求撤销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此,对于霍宝岩所提出的增加16082元经济补偿金的请求,其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其之前的签字及领取行为存在上述司法解释规定的有关撤销情形,否则,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霍宝岩一方面认为其系受到欺骗和误导,但对此未能提供任何证据;另一方面霍宝岩认为应当按照其工伤前的月平均工资3263元为基数计算,但考虑到霍宝岩自2013年8月以后至2014年4月八道壕煤矿开始继续清算程序期间均未参加工作,故以其工伤后实际收入为准在客观上更为公平合理。因此,霍宝岩既无证据证明其于2014年6月6日签字及领取经济补偿金之行为系陷于意思表示不真实而为之,亦无证据表明双方约定的经济补偿金数额显失公平,据此,原判决未予支持霍宝岩此项主张不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霍宝岩的此项再审申请不能成立。
综上,霍宝岩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及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霍宝岩的再审申请。

裁判人员

审判长  张志弘
审判员  高 珂
审判员  董 华

裁判时间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法官助理裴跃

书记员  张 崇

原始文件

霍宝岩与阜新矿务局八道壕煤矿破产清算组劳动争议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民申字第3460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霍宝岩。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阜新矿务局八道壕煤矿破产清算组。住所地:辽宁省黑山县八道壕镇内。
负责人:何川,该破产清算组组长。
再审申请人霍宝岩因与被申请人阜新矿务局八道壕煤矿破产清算组(以下简称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劳动争议一案,不服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21日作出的(2015)辽民一终字第3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霍宝岩向本院申请再审称: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霍宝岩是阜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阜新矿务局)八道壕煤矿工人,2013年8月14日因工受伤,2013年11月27日阜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工伤,2013年11月27日阜新劳动能力鉴定办公室鉴定工伤为捌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的规定,霍宝岩受到工伤后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停工留薪一般不超过12个月,工伤职工评定工伤等级后停发原待遇。而霍宝岩在2013年8月至2014年4月期间没有享受工伤保险待遇。霍宝岩工伤前应发工资为3263元/月,工伤后应发工资为1801元/月。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已经支付岗位工资,故还应再给付8个月的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11696元[(3263元-1801元)×8个月],以及2014年5月至10月停工留薪期工资19578元(3263×6个月)。(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在劳动争议案件中,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已经按照政策破产计算了经济补偿金35893元,霍宝岩于2014年6月6日领取经济补偿19811元,克扣经济补偿金16082元。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应当给予霍宝岩政策性破产待遇,即破前一年度应发工资3263元/月。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已支付19811元,还应再支付16082元(3263元/月×11个月-19811元)。综上,霍宝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及第六项之规定申请再审,请求依法再审改判。
本院认为,根据霍宝岩再审申请所主张的事实及理由,本案争议焦点为如下几个问题:
一、关于霍宝岩是否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的问题。经本院审查,在霍宝岩所主张的证据中,除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辽民一终字第413号民事判决书外,均系一审或二审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已经提交过的证据,因此不属于新证据的范围,本院不予审查。另,霍宝岩提交(2015)辽民一终字第413号民事判决书的目的,是欲证明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在一审答辩中自认经济补偿金的标准系按照中办发11号文件执行的。经审查,八道壕煤矿清算组也是据此文件确定有关霍宝岩的经济补偿金。此外,该民事判决书系案外人柴永革与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劳动争议一案的二审生效判决,该案中八道壕煤矿清算组的答辩意见系针对柴永革的诉讼请求作出的,与本案无关,亦无法据此推翻本案原生效判决。故,霍宝岩以此项事由申请再审的主张不能成立。
二、关于原判决认定霍宝岩应得停工留薪期差额部分是否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可见,遭受工伤的职工在停工留薪期期间可享受停工留薪期工资的待遇。经审查,霍宝岩于2013年8月14日受到工伤后,经鉴定无需医疗和护理依赖,但其在本案二审期间提供了住院病案等证明材料,证实其因此次工伤而住院治疗至2013年11月。虽然霍宝岩在工伤后既未参加工作,亦未经有关部门确认其具体的停工留薪期,但作为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必要期间,二审法院判决支持霍宝岩此4个月住院期间的停工留薪期工资,在扣除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已经支付的霍宝岩工资后判决再支付此4个月的差额部分符合法律规定。至于霍宝岩主张应支持其2013年8月14日至2014年4月共8个月的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部分,因其没有证据证明在此期间其仍需停工留薪或继续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故对其该项主张原判决未予支持并无不当,霍宝岩的此项再审申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至于霍宝岩在再审申请中主张的“2014年5月至10月停工留薪期工资”部分,经审查,霍宝岩的此项主张超出其在一审中的诉讼请求,不属于再审审查范围,本院对此不予审查。
三、关于霍宝岩要求八道壕煤矿清算组补足经济补偿金差额16082元的请求应否支持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劳动合同。”该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该条第三款规定:“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经审查,虽然霍宝岩受伤前的月平均工资为3263元,但由于其自2013年8月14日受伤后再未参加工作,故其解除劳动合同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应如实计算或经双方协议确认。经进一步审查,八道壕煤矿清算组按照霍宝岩在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份期间的实际工资数额计算出其解除合同前12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1801元,并以此标准计算了霍宝岩按11年工龄应得经济补偿金总额19811元。2014年6月6日,霍宝岩在《破产企业职工领取经济补偿金审批表》上签字并领取了全部经济补偿金。根据该审批表所载内容,霍宝岩在领取一次性经济补偿金后即与企业解除了劳动关系。可见,霍宝岩签字并领取经济补偿金的行为表明其与八道壕煤矿清算组就经济补偿金问题达成了一致,并据此协商解除了双方之间的劳动合同,属于双方当事人对自身权利的处分,应受法律保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条之规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就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办理相关手续、支付工资报酬、加班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等达成的协议,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不存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情形的,应当认定有效。前款协议存在重大误解或者显失公平情形,当事人请求撤销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此,对于霍宝岩所提出的增加16082元经济补偿金的请求,其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其之前的签字及领取行为存在上述司法解释规定的有关撤销情形,否则,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霍宝岩一方面认为其系受到欺骗和误导,但对此未能提供任何证据;另一方面霍宝岩认为应当按照其工伤前的月平均工资3263元为基数计算,但考虑到霍宝岩自2013年8月以后至2014年4月八道壕煤矿开始继续清算程序期间均未参加工作,故以其工伤后实际收入为准在客观上更为公平合理。因此,霍宝岩既无证据证明其于2014年6月6日签字及领取经济补偿金之行为系陷于意思表示不真实而为之,亦无证据表明双方约定的经济补偿金数额显失公平,据此,原判决未予支持霍宝岩此项主张不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霍宝岩的此项再审申请不能成立。
综上,霍宝岩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及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霍宝岩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张志弘
审判员  高 珂
审判员  董 华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法官助理裴跃
书记员  张 崇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4713399639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