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顾问 >>公司常年法律顾问 >> 吴吉林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鸣华内燃机部件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劳动争议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详细内容

吴吉林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鸣华内燃机部件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劳动争议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吴吉林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鸣华内燃机部件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劳动争议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百九十五条

当事人信息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吴吉林。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鸣华内燃机部件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
负责人:王树槐,该清算组组长。
委托代理人:郭焰,内蒙古诺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再审申请人吴吉林因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鸣华内燃机部件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以下简称鸣华公司清算组)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5)内民一终字第000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吴吉林申请再审称:鸣华公司清算组利用再审申请人的轻率、无经验,又缺乏法律常识,订立显失公平的协议书,迫使再审申请人接受不利条件。2013年11月29日,再审申请人与鸣华公司清算组、包头市东河区原包头市鸣华内燃机部件有限公司整体移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签订的《解决除名人员遗留问题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应为无效或撤销。据此,吴吉林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六)项之规定申请再审,请求依法再审改判,支持其诉讼请求。
鸣华公司清算组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鸣华公司清算组作为该公司破产清算资产管理人,依法履行职责,依据职工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安置方案对吴吉林按照在职职工予以安置,符合相关规定。案涉《协议书》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不存在无效或撤销情形。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案件争议焦点是2013年11月29日签订的《协议书》的效力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条之规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达成的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不能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能有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的行为。本案所涉《协议书》不仅已得到实际履行,而且吴吉林领取款项后,又在《承诺书》上签字,进一步确认《协议书》的内容。吴吉林通过《承诺书》明确表示:自愿达成协议,接受协议内容,不再提出诉求。此外,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安泰公证处对案涉《协议书》的订立过程予以证明,并依法作出(2013)包安泰证内字第647号公证书。因此,从《协议书》订立过程看,并不存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的情形;从《协议书》内容看,也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吴吉林未提供证据证明《协议书》内容与形式存在违法情形;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签订协议和公证的过程中受到欺诈、胁迫;因此,吴吉林关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此外,吴吉林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原审存在伪造证据或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等情形,因此,其关于原判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系伪造且未经质证的主张,同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吴吉林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吴吉林的再审申请。

裁判人员

审 判 长  于 明
代理审判员  刘少阳
代理审判员  杨 春

裁判时间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二日

书记员

书 记 员  张巧云

原始文件

吴吉林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鸣华内燃机部件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劳动争议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民申字第207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吴吉林。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鸣华内燃机部件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
负责人:王树槐,该清算组组长。
委托代理人:郭焰,内蒙古诺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吴吉林因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鸣华内燃机部件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以下简称鸣华公司清算组)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5)内民一终字第000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吴吉林申请再审称:鸣华公司清算组利用再审申请人的轻率、无经验,又缺乏法律常识,订立显失公平的协议书,迫使再审申请人接受不利条件。2013年11月29日,再审申请人与鸣华公司清算组、包头市东河区原包头市鸣华内燃机部件有限公司整体移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签订的《解决除名人员遗留问题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应为无效或撤销。据此,吴吉林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六)项之规定申请再审,请求依法再审改判,支持其诉讼请求。
鸣华公司清算组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鸣华公司清算组作为该公司破产清算资产管理人,依法履行职责,依据职工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安置方案对吴吉林按照在职职工予以安置,符合相关规定。案涉《协议书》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不存在无效或撤销情形。
本院认为,案件争议焦点是2013年11月29日签订的《协议书》的效力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条之规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达成的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不能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能有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的行为。本案所涉《协议书》不仅已得到实际履行,而且吴吉林领取款项后,又在《承诺书》上签字,进一步确认《协议书》的内容。吴吉林通过《承诺书》明确表示:自愿达成协议,接受协议内容,不再提出诉求。此外,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安泰公证处对案涉《协议书》的订立过程予以证明,并依法作出(2013)包安泰证内字第647号公证书。因此,从《协议书》订立过程看,并不存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的情形;从《协议书》内容看,也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吴吉林未提供证据证明《协议书》内容与形式存在违法情形;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签订协议和公证的过程中受到欺诈、胁迫;因此,吴吉林关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此外,吴吉林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原审存在伪造证据或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等情形,因此,其关于原判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系伪造且未经质证的主张,同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吴吉林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吴吉林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于 明
代理审判员  刘少阳
代理审判员  杨 春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张巧云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4713399639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