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顾问 >>公司常年法律顾问 >> 彭小红与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详细内容

彭小红与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彭小红与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相关法条

《劳动合同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劳动合同法》第47条
《劳动合同法》第40条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八条
《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当事人信息

原告:彭小红,住广州市荔湾区。
委托代理人:刘英勋,广东大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
负责人:蔡茂豪,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诚,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廖名宗,北京市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彭小红诉被告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彭小红及其委托代理人刘英勋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逾期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彭小红诉称:原告于1997年10月1日入职被告单位,2008年9月1日被告与原告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被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前在公司担任国际海运部经理,工资18640元/月。2013年8月19日,被告单方面通知原告,因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将原告从原岗位海运部经理调整至操作部专员,对此,原告明确表示不同意转岗。2013年9月9日,被告向原告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却未依法向原告支付赔偿金,经追讨无果,原告现起诉要求:1.被告支付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332018元(15939元/月×17个月×2倍=541926元,扣除被告已支付的209908元);2.本案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书面辩称:被告因组织架构发生重大调整,导致原告的工作岗位不存在,双方经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达成协议,被告因此解除原告的劳动合同且已支付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故请求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1.双方初次订立劳动合同时约定原告的工作岗位为“海运部经理”,在被告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前,原告一直在该岗位工作,双方对此均无异议。2.被告提供的组织架构调整通知、组织架构图、原告给中国区CEO邮件及谈话录音证明原告认可被告组织架构调整后,原告原有工作岗位不存在。2013年8月19日,被告将原告调整至操作部专员岗位,2013年8月23日原告回复不同意转岗。2013年9月9日被告解除原告劳动合同。3.被告足额支付了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被告成立于2000年7月19日。2004年8月31日前,原告与中智广州经济技术合作公司存在劳动合同,该司一直为原告支付工资并缴交社会保险。2004年9月1日原告与被告建立劳动关系。因此,原告在被告处的工作年限应自2004年9月1日起算,至2013年9月9日解除劳动合同,工作年限为9.5年。原告在被解除劳动合同前12个月的平均应发工资为人民币22684.89元,超过广州市上年度城镇单位职工月平均工资3倍15939元,根据劳动合同法47条规定,被告应当支付其经济补偿151420.5元及一个月代通知金18640元。实际上,被告支付其经济补偿191268元及一个月代通知金18640元,多支付了39847.5元。综上,被告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符合《劳动合同法》第40条第(3)项的规定,原告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驳回。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入职被告处工作并从2008年9月1日起与被告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原告工作内容是海运操作,当时被告名称为“丹沙中福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2010年10月12日丹沙中福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更名为被告现在的名称。
2013年8月19日被告向原告发出《员工转岗通知书》,称因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原告原工作岗位即广州分公司海运部经理,在自2013年7月30日起生效的新组织架构中已经取消,公司管理层决定将原告的工作岗位调整至广州分公司操作部专员。原告于2013年8月23日回复被告不同意转岗。被告于2013年9月9日向原告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称因公司组织结构发生重大调整,原告职位在新的组织架构中不再存在,且双方无法就岗位调整达成一致意见,故公司依据劳动合同法四十条第三项决定于当天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同时支付原告经济补偿金:5313/月×3×12(2012年广州市城镇单位职工月平均工资为5313元)及代通知金:按解除劳动合同前1个月工资计发。原告在被告处最后工作日为2013年9月9日,被告已支付原告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191268元和代通知金18640元,共计209908元。双方确认原告离职前12个月平均工资为22684.89元。
原告主张其1997年10月1日入职香港环球捷运有限公司,2000年该公司被丹沙中福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兼并,原告在丹沙中福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的广州办事处任职,后该广州办事处改名为“丹沙中福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故其入职被告的时间应为1997年10月1日。原告提供以下证据证明其上述主张:
证据一、工资单及工作证,原告拟用该证据证明其在被告公司的英文名是“Bonnie”。
证据二、2002年2月21日信函(英文版及广东省广州市南方公证处翻译的翻译件),内容是原告在2002年10月将在公司工作满5年,公司感谢其在这5年里对团队所作的贡献等,信函上加盖“丹沙中福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广州办事处”公章;原告拟用该证据证明2002年10月原告已在被告工作满5年,可见其在1997年10月已入职被告。
证据三、2013年9月9日《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该证据写明原告于1997年10月1日入职被告,双方劳动关系于2013年9月9日解除,解除劳动合同前其任职国际海运部经理,落款处有被告公章。
被告对上述证据的质证意见如下:1.对证据一、三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主张证据三写原告入职时间为1997年10月1日是为了方便原告再就业;2.对证据二不予确认,主张信函上盖章主体并非被告,且当时已设立丹沙中福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不需要使用广州办事处的公章。
被告主张原告在2004年8月31日与中智广州经济技术合作公司(以下简称“中智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原告受该司派遣到被告处工作,原告入职被告的时间为2004年9月1日,并提供原告与中智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关于终止劳动人事关系的协议》、中智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原告社保缴费历史予以证明;其中劳动合同显示用人单位是中智公司,约定将原告派遣到丹沙中福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广州办事处工作,2004年8月31日原告与该司终止劳动关系,2000年12月至2004年8月原告的社会保险费由该司缴纳。原告在劳动仲裁时确认上述劳动合同及《关于终止劳动人事关系的协议》签名的真实性,但不确认内容的真实性,主张其在上述劳动合同签订前后已经在被告处工作,只是因为被告不具备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的资质,故安排原告与中智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在本次诉讼中认为被告上述举证过了举证期不同意质证。
原告认为被告强行调整其工作岗位,降低其劳动报酬,降低后的工资水平不足原工资的三分之一,故被告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提供2013年8月15日、8月23日的录音整理资料予以证明,同时称8月15日的录音资料是被告在劳动仲裁阶段提供的,内容有提及调整后原告的工资待遇。被告对上述证据不予确认,同时提供原告发给中国区CEO的电子邮件及2013年8月15日录音整理资料,证明原告认可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及其原有工作岗位不存在。原告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已过举证期限,均不予质证。经本院核对,双方提供的2013年8月15日录音整理资料内容一致,主要是原告与敦豪全球货运华南区总裁黄某就组织架构调整后原告工作岗位安排的谈话,其中原告提到看到组织架构图上没有其原工作岗位觉得很突然,黄某称会给原告另外安排一个比较基层的位置,新岗位级别比原告原工作岗位低,工资也会相应从经理级别调整到基层员工级别,可能会差两个级别左右,原告则表示若和以前相差太大其是不会考虑的。
原告向广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541926元。仲裁委于2014年1月22日作出裁决,裁决驳回原告全部仲裁请求。原告对该裁决不服,遂诉至法院。
另查明,被告于2000年7月19日登记成立,是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的分公司,原告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明确表示不要求追加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作为本案共同被告参加诉讼。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入职被告处工作并签有书面劳动合同,双方劳动关系依法受到保护。本案争议焦点是2013年9月9日被告是否依法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被告2013年8月19日以组织架构调整后原告原工作岗位取消为由,将原告的工作岗位从广州分公司海运部经理调整至广州分公司操作部专员,该情况不属于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形,而是用人单位根据其生产经营需要对劳动者工作岗位进行的调整。虽然用人单位根据其生产经营需要享有用工自主权,但必须在不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的前提下行使。从原、被告均提供的2013年8月15日录音整理资料可以看出,被告该次工作岗位调整后原告的薪酬待遇明显降低,原告在谈话中对此已表示异议,被告也无任何证据证明调岗后原告的工资水平与原来相当,可见被告对原告作出上述调岗处理缺乏合法依据。因此,被告2013年9月9日以公司组织结构调整后双方无法就原告岗位调整达成一致意见为由,决定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被告应依法支付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虽然被告否认在2004年9月1日前与原告存在劳动关系,但其2013年9月9日向原告出具的《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明确写明原告于1997年10月1日入职被告,可视为被告对原告之前工作年限的确认,故被告支付给原告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应从1997年10月1日开始计算工作年限。双方均确认原告离职前12个月平均工资为22684.89元,该数额高于上年度广州市职工月平均工资5313元的三倍即15939元,则原告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依法计算为510048元(15939×16×2)。扣除被告已支付的209908元,被告实际还应支付原告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00140元。
被告是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的分公司,原告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明确表示不要求追加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作为本案共同被告参加诉讼,符合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被告经本院传票传唤,逾期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作缺席判决。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5日内,支付原告彭小红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00140元。
二、驳回原告彭小红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0元,由被告敦豪全球货运(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人员

审 判 长  陈小曼
人民陪审员  李 郁
人民陪审员  赵小丽

裁判时间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书 记 员  陈丝茗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4713399639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