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政诉讼 >>行政诉讼 >> 人民法院对于当事人在行政诉讼程序中提交的新的证据并非一概不予采纳
详细内容

人民法院对于当事人在行政诉讼程序中提交的新的证据并非一概不予采纳

人民法院对于当事人在行政诉讼程序中提交的新的证据并非一概不予采纳

————申请再审人吴树填与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被申请人佛山市富士宝电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商标行政纠纷案

案例要旨

  人民法院对于当事人在行政诉讼程序中提交的新的证据并非一概不予采纳;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案件具体情形,考虑新证据对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影响及行政诉讼的救济价值,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综合原有证据及新证据的基础上重新作出裁定

?

案例正文


  
申请再审人吴树填与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被申请人佛山市富士宝电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商标行政纠纷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
  (2011)知行字第9号
  吴树填:
  你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佛山市富士宝电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富士宝公司)商标行政纠纷一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4月26日作出(2009)高行终字第1345号行政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2011年1月,你不服该判决向本院申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你申请再审称,原审判决依据富士宝公司在行政程序中未提交的证据,认定“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日之前,富士宝公司的富士宝空调扇的产销量已经达到一定规模,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且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条第(三)项之规定;原审判决认定“电热开水器”与“消毒碗柜”属于类似商品认定事实错误。其在风扇、消毒碗柜等产品上注册的第1718310号“富士寳FUSHIBAO?及图”商标没有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且与富士宝公司在先注册的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不属于类似商品,不应被撤销。请求本院撤销原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及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08〕第06284号《关于第1718310号“富士宝FUSHIBAO及图”商标争议裁定书》(简称第06284号裁定)。
  商标评审委员会答辩称,富士宝公司在诉讼阶段新提交的证据并非在该委裁定作出后基于新的事实形成的证据,其在行政程序阶段未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上述证据并非不能。这些证据不是该委作出裁定的依据,不应作为判断该委裁定是否合法的依据,应由富士宝公司承担怠于举证的法律后果。该委第06284号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撤销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富士宝公司答辩称,1.其用以证明并且二审法院予以认定的“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日之前,富士宝空调扇的产销量已经达到一定规模”的事实的证据并非只有二审阶段提交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1999)高知初字第75号民事判决书这一孤证。在本案商标评审阶段和一审诉讼中,富士宝公司已经提供了一系列能够相互印证的证据证明其在空调扇等产品使用的商标有一定的影响,其在二审阶段提交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1999)高知初字第75号判决书不是独立的新证据,应作为对其在一审提交的最高人民法院(2003)民三终字第2号民事调解书的一个补充材料,仅以其在行政程序中未提交就将其排除在诉讼程序中,会对当事人的权利产生重大影响,不利于司法公正。2.电热开水器和消毒碗柜均属于厨房用电器,有紧密的联系,两者属于类似商品。《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可以作为判断类似商品或服务的参考,但并不是判断类似商品或服务的唯一依据。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本院驳回吴树填的再审申请。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1991年6月8日,广东省台山县四九镇电热器具装配厂在第11类“煮水器、电热水器”商品上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申请注册第621975号“富士寳FUSHIBAO?及图”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一)。1992年12月10日,引证商标一获准注册。1996年该商标转让给南海市富士宝家用电器有限公司(简称南海富士宝公司)。2004年12月2日,该商标的注册人变更为佛山市富士宝电器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企业名称于2008年11月14日变更为佛山市富士宝电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即富士宝公司。1996年8月21日,南海富士宝公司在第11类“电热开水器”商品上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第1091355号“Fushibao及图”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二)。1997年8月28日,引证商标二获准注册。2003年6月23日,引证商标二转让给南海富士宝电器科技有限公司。2004年12月2日,引证商标二注册人变更为佛山市富士宝电器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企业名称于2008年11月14日变更为佛山市富士宝电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即富士宝公司。
  2000年6月6日,顺德市桂洲镇顺宝燃气具厂(简称顺宝厂)在第11类“空气冷却装置、空气加热器、空气干燥器、空气调节器、风扇(空气调节)、厨房用抽油烟机、个人用电风扇、排气风扇、消毒碗柜、饮水机”商品上向商标局申请注册争议商标。2002年2月2日,争议商标获准注册,2004年5月17日,争议商标转让给吴树填。
  2002年6月10日,南海富士宝公司针对争商标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撤销申请。在商标评审阶段,南海富士宝公司提交了如下主要证据:1.主要产品销量表、国内外销售网络统计表、产品出口统计表、出口销售点统计表等自行统计的数表;2.2002年至2005年国家统计局中国行业企业信息发布中心的统计信息认证证明,载明南海富士宝公司在生产的富士宝牌电磁炉荣列2001年度及2002年度全国市场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2003年度及2004年度为第二名;3.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义乌市精致家用电器有限公司销售富士宝牌空调扇产品的浙江增值税专用发票,包括:(1)1998年11月7日第00741237号发票,数量为5台;(2)1999年7月20日第00150734号发票,数量为30台;(3)1999年8月22日第00200695号发票,数量为5台;(4)1999年9月15日第00990681号发票,数量为20台;4.1999年2月27日及2000年1月16日南海万家宝家用电器有限公司与广州市元井广告有限公司签订的空调扇、电风扇包装设计、制版打样合同;5.记载为南海万家宝家用电器有限公司、南海市富士宝公司等的广告费发票,从中无法看出涉及的产品及品牌;6.其他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后的发票和合同,其中涉及的大部分产品为电磁炉;7.富士宝公司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后获得的荣誉证书;8.产品包装图片复印件,该包装显示在豪华台扇、空调扇商品上使用了第1091355号“Fushibao及图”注商标;9.相关报纸关于富士宝电磁炉的报道及广告;10.民事诉讼材料及(2000)佛中法知初字第42号判决和(2001)粤高法知终字第26号判决复印件,其中载明的原告为南海富士宝公司,被告包括顺宝厂和吴树填,南海富士宝公司主张权利的注册商标为引证商标一和引证商标二,被诉侵权商标为“富士浦FUSHIPU”商标。
  2008年7月9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第06284号裁定,该裁定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一是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二是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关于保护他人在先商号权或在先使用未注册商标的规定。关于焦点一,判定商标是否近似应以商品是否类似为基本前提。争议商标指定使用商品中仅饮水机一项与引证商标一、二指定使用的商品类似,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风扇(空气调节)、消毒碗柜等其他商品与引证商标一、二指定使用的商品均不属于类似商品。就双方类似的这一项商品而言,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均由汉字“富士宝”、拼音“FUSHIBAO”、图形三部分组合构成,两商标的汉字部分、拼音部分基本相同,在整体上给相关公众的整体印象容易混淆,构成近似商标。引证商标二虽仅由拼音与图形组合构成,但作为南海富士宝公司的系列商标,其拼音部分易被识别为“富士宝”的对应拼音,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二亦构成近似商标。关于焦点二,对他人在先商号权或在先使用的未注册商标予以保护,应以他人商号或未注册商标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已通过使用在相关公众中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为基本事实依据,同时保护范围原则上应以实际使用商品或类似商品为限。就本案而言,鉴于在与饮水机类似的煮水器等商品上,引证商标已获准注册,因此本案的审查重点应是考察在风扇(空气调节)、消毒碗柜等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其他商品上,“富士宝”能否作为南海富士宝公司商号或在先使用的未注册商标获得保护。南海富士宝公司关于其“富士宝”标识使用情况提交的证据中,可以反映出形成时间早于争议商标注册申请时间且使用商品为风扇(空气调节)或类似商品的仅包括:(1)1997-2001年主要产品销量表,该证据为南海富士宝公司自行提供,没有任何佐证;(2)涉及空调扇销售情况的发票4张,销售量共计60台,销售范围仅限浙江、江苏;(3)涉及空调扇商品的包装设计合同2份。南海富士宝公司其他证据或者形成于争议商标申请时间之后,或者不能体现使用在风扇(空气调节)或类似商品上,特别是南海富士宝公司证据中大量销量统计、荣誉证书、报刊报道、报刊广告等证据明确标明使用商品为电磁炉,与本案事实缺乏直接关联。南海富士宝公司基于双方当事人曾经发生侵权纠纷认为吴树填申请注册争议商标具有恶意,双方侵权纠纷的涉案商标“富士浦”并非本案争议商标。因此,南海富士宝公司所提供的证据与本案事实缺乏直接关联,并且已有法院生效判决认定吴树填“富士浦”商标对南海富士宝公司引证商标不构成侵权。南海富士宝公司还称吴树填曾经销售过其空调扇,因此吴树填明知“富士宝”为南海富士宝公司的标识,但南海富士宝公司未就此提供相关证据。而在双方侵权纠纷中,法院生效判决查明的事实表明吴树填经销的是顺宝厂“富士浦”空调扇。南海富士宝公司认为吴树填具有恶意的理由,缺乏事实依据。综上,南海富士宝公司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富士宝”标识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已通过在风扇(空气调节)、消毒碗柜等商品上的使用在相关公众中具有一定影响。因此,南海富士宝公司认为争议商标在这些商品上的注册损害了其商号权或在先使用未注册商标权的理由不能成立。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三款、第四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简称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九条、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1.争议商标在饮水机商品上的注册予以撤销;2.争议商标在风扇(空气调节)、消毒碗柜等商品上的注册予以维持。
  富士宝公司不服该裁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佛中法知初字第42号判决(简称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2号判决)已经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1)粤高法知终字第26号判决(简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第26号判决)撤销,其并非生效的判决。其次,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2号判决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第26号判决均未认定富士宝公司在空调扇、电风扇商品上使用未注册的“富士宝”商标并有一定的知名度。故富士宝公司以此主张其在空调扇上在先使用“富士宝”商标并有一定的知名度不能成立。另外,富士宝公司提交的销售统计等材料系自行统计所得,没有其他证据佐证,其内容的真实性无法得到证实,商标评审委员会对此不予认可并无不当。富士宝公司提交的荣誉证书不能显示其在空调扇、电风扇上使用了未注册的“富士宝”商标并有一定的知名度,商标评审委员会没有认定并无不当。富士宝公司提交统计信息认证证明、报刊报道及报刊广告等标明使用的商品为电磁炉,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与本案事实缺乏直接关联并无不当。富士宝公司提交的广告费发票无法看出涉及的产品及品牌,与本案缺乏关联性。综上,富士宝公司在本案诉讼中提交的证据无法显示其在空调扇、电风扇等商品上使用了未注册的“富士宝”商标,与本案缺乏关联性,对此不予采信。
  富士宝公司提交的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在空调扇、电风扇商品或类似商品上使用“富士宝”商标的证据仅包括四张发票和两份合同,载明的空调扇销售量为60台,无法证明该商标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已经在空调扇、电风扇商品上具有一定的影响。因此,富士宝公司主张吴树填申请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构成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其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缺乏事实依据。关于富士宝公司主张的在先企业名称权,由于争议商标与富士宝公司的企业名称差别较大,富士宝公司仅凭其拥有企业名称的事实不足以证明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了其在先的企业名称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第06284号裁定。
  富士宝公司不服一审判决,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属实,予以确认。另查明,根据南海富士宝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供的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佛中法知初字第42号案件的诉讼材料,南海富士宝公司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顺宝厂、吴树填侵犯其引证商标专用权的时间是2000年4月19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0年5月20日作出(2000)佛中法知初字第42-2号民事裁定,对顺宝厂的财产予以保全,该裁定于2000年5月24日在顺宝厂所在地执行。2000年6月1日,顺宝厂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答辩书,而本案争议商标是顺宝厂在2000年6月6日提出注册申请。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2号判决认定,南海富士宝公司的引证商标一、二在珠江三角洲一带有一定知名度。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第26号判决对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2号判决中所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但以顺宝厂所用涉诉商标与富士宝公司的注册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不构成类似商品、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为由予以改判。在本案二审期间,富士宝公司提交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1999)高知初字第75号民事判决中,南海富士宝公司将被诉侵权产品称为“我公司生产的空调扇”。该判决查明,南海富士宝公司1999年3月-7月生产销售“富士宝”牌空调扇FB901型41000台,FB903型78600台。该判决认为,南海富士宝公司制造、销售FB901型、FB903型空调扇的行为侵犯了蔡镜波、佛山市斓石镇银星电器厂的合法权益,判决南海富士宝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涉案空调扇、公开赔礼道歉、赔偿损失1089.4万元及合理调查费用9656元。富士宝公司在一审诉讼中提交的最高人民法院(2003)民三终字第2号民事调解书载明,蔡镜波、佛山市斓石镇银星电器厂同意将本案所涉的第97208750.8号实用新型专利许可给佛山市南海基宏家用电器有限公司使用至专利权终止,佛山市南海基宏家用电器有限公司同意向蔡镜波支付专利许可使用费260万元整。2003年3月21日,南海富士宝公司的企业名称变更为佛山市南海基宏家用电器有限公司。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南海富士宝公司与顺宝厂同处广东省。南海富士宝公司在评审阶段提供的销售发票可以认定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日之前,该公司已经有“富士宝”牌空调扇销售。顺宝厂于2000年5月24日因被南海富士宝公司起诉其生产空调扇等商品的行为侵犯引证商标专用权而被法院裁定对其予以财产保全,其于不到一个月后的2000年6月6日,在空调扇等商品上提出与引证商标一、二主要元素一致的争议商标的注册申请,其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的商标的意图显而易见。除上述南海富士宝公司提供的销售发票外,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1999)高知初字第75号民事判决也查明,南海富士宝公司在1999年3月-7月生产销售“富士宝”牌空调扇FB901型41000台,FB903型78600台。最高人民法院(2003)民三终字第2号民事调解书并未否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1999)高知初第75号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故可以认定,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日之前,“富士宝”牌空调扇的产销量已经达到一定规模,“富士宝”牌空调扇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争议商标与富士宝公司的企业名称差别较大为由,不支持其关于争议商标注册损害其企业名称权的决定理由不充分。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第26号判决虽对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佛中法知初字第42号判决予以改判,但改判的理由是被诉侵权商标与富士宝公司的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不构成类似,商标本身不构成近似。因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2号判决的内容亦可以作为本案事实认定的依据。富士宝公司的引证商标一指定使用的商品“煮水器、电热水器”与引证商标二指定使用的商品“电热开水器”与争议商标核定使用“消毒碗柜”均为厨房甩电器,易使相关消费者对上述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商标评审委员会第06284号裁定关于争议商标在“消毒碗柜”商品上的注册未构成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的理由不充分。
  富士宝公司在诉讼阶段提交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1999)高知初字第75号民事判决、最高人民法院(2003)民三终字第2号民事调解书虽然不是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第06284号裁定的依据,但上述法律文书的内容与本案争议焦点问题有较强关联性,如果不予考虑,会对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造成较大影响,本案应当由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综合原有证据以及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提交的证据的基础上,重新对案争议商标作出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第06284号裁定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8)—中行初字的1238号行政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条之规定,判决:1.撤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8)—中行初字第1238号行政判决;2.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06284号裁定;3.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就第1718310号“富士宝FUSHIBAO及图”商标争议作出裁定。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一、在争议商标注册申请日之前,富士宝公司在空调扇等产品上使用“富士宝”标识是否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二、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消毒碗柜”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是否为类似商品。
  一、关于在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富士宝公司在空调岚等产品上使用“富士宝”标识是否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何题
  根据商标评审委员会及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在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富士宝公司已经销售了“富士宝”牌空调扇。关于其是否有一定影响的问题,商标评审委员会以现有证据能证明的富士宝公司销售的空调扇仅有60台,对其提供的1997年-2001年主要产品销量表以南海富士宝公司自行提供,没有任何佐证为由不予采信。根据本案富士宝公司在二审诉讼中提交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1999)高知初字第75号判决查明的事实,富士宝公司在1999年3月-7月生产销售“富士宝”牌空调扇FB901型41000台,?FB903型78600台。虽然该案上诉后经最高人民法院调解结案,但最高人民法院对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1999)高知初字第75号判决认定的事实并未否定。在此情况下,结合富士宝公司在商标行政程序中提交的证据,应当认定富士宝公司在空调扇产品上使用的富士宝标识具有一定的影响。此外,根据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吴树填于2000年5月24日与顺宝厂作为共同被告被南海富士宝公司起诉其生产空调扇等商品的行为侵犯其商标专用权而被法院裁定对其予以财产保全,其于不到一个月后的2000年6月6日,在空调扇等商品上提出与引证商标一、二主要元素一致的争议商标的注册申请。二审法院据此认定其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的商标的意图显而易见,并无不当。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原告或者第三人提出其在行政程序中没有提出的反驳理由或者证据的,经人民法院准许,被告可以在第一审程序中补充相应的证据”的规定,原告可以提出其在行政程序中没有提出过的反驳理由或者证据。该司法解释第五十九条规定了“被告在行政程序中依照法定程序要求原告提供证据,原告依法应当提供而拒不提供,在诉讼程序中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一般不予采纳”。据此,人民法院对提交的新证据不予采纳的限定条件是原告依法应当提供而拒不提供,不提供的后果是人民法院一般不予采纳,并非一概不予采纳。本案中,二审法院考虑本案的具体情形并同时考虑行政诉讼救济价值,对于当事人未能在行政程序中提供有效证明自己主张的证据,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综合原有证据以及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提交的证据的基础上,重新对本案争议商标作出裁定亦无不当。
  二、关于争议商标核定使用“消毒碗柜”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是否为类似商品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查判断相关商品或者服务是否类似,应当考虑商品的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是否相同或具有较大的关联性。《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可以作为判断类似商品或者服务的参考。本案中,富士宝公司的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指定使用的商品为“煮水器、电热水器”、“电热开水器”与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消毒碗柜”均为厨房用电器,其销售渠道、消费群体具有较大的关联性,且相关证据已证明南海富士宝公司的引证商标一、二于争议商标申请日前在珠江三角洲一带已有一定知名度。在此情况下,因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的商品之间存在较大关联性,容易使相关
  公众造成混淆。鉴此,二审法院关于商标评审委员会第06284号裁定“争议商标在消毒碗柜商品上的注册未构成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的理由不够充分”的认定是正确的。
  综上,吴树填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二条规定的再审条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四条的规定,予以驳回。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4713399639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